要无忧网 · 饮食养生

芬普尼是恶魔还是天使?在聊芬普尼蛋前先来一份风险管理吧!

『尘缘难尽』 2019-02-25 20:11

芬普尼是恶魔还是天使?在聊芬普尼蛋前先来一份风险管理吧!

芬普尼是恶魔还是天使?在聊芬普尼蛋前先来一份风险管理吧!

编按:本文出处为行政院环境保护署毒物及化学物质局(2017年10月8日)

近来鸡蛋当中验出杀虫剂成分芬普尼(fipronil)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家中的阿公阿嬷、爸爸妈妈、菜市场里的阿伯阿桑都叫你不要吃蛋,唯恐多吃一颗就会中毒。在你要把手上刚买的茶叶蛋丢掉之前,我们回头再来看一下这场令鸡农「蛋疼」、消费者恐慌的芬普尼蛋事件。

为了更了解芬普尼这种化学物质,以及它可能带来的风险,我们访谈了正在努力统筹管理全国化学物质的环保署毒物及化学物质局(以下简称化学局)评估管理组的赖正庸博士。

芬普尼禁用原因跟人无关?

从欧洲爆发鸡蛋残留芬普尼的事件后,台湾也随即开始检验国内的鸡蛋。只是芬普尼这号角色以前从未出现过,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

你或许没有听过芬普尼,但是如果你家有养猫狗,你可能曾经使用过的各种用来帮宠物除寄生虫的药;还有你为了将家里到处爬的蟑螂杀的片甲不留,而买的连锁杀蟑药剂,其实这些都是合法使用芬普尼的产品。

芬普尼是一种长效型的杀虫剂,使用在宠物身上大约可维持1个月的效用,而另外在农田里以容许剂量4.5毫克芬普尼农药喷洒作物,也可以有4~6个月的效果。

只是这芬普尼的效果越好,感觉好像越让人害怕。

欧盟确实在2013年底宣布禁止在玉米及向日葵上使用含芬普尼的农药,不过禁止的原因跟人体健康较没有关系。赖正庸说,「欧盟禁用芬普尼是以生态毒性的观点,而非人体毒性。」最主要的原因是发现芬普尼可能是让蜜蜂大量死亡的元凶[1]。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国外研究指出蜜蜂在外采蜜,接触到带有芬普尼的花蜜或花粉时,会导致牠们呈现兴奋状态,但不会立即死亡。不过,被牠们带回来的食物喂食的幼蜂就没那么幸运了,因为牠们较幼小,对于芬普尼的耐受度没成蜂好,很可能整群幼蜂全部因此而死亡。

其实,芬普尼这种化学物质对于前面提到的蜜蜂、蟑螂等节肢动物的毒性,远远超过对于人类所属的哺乳动物。原因在于芬普尼能对节肢动物的神经系统造成很大的影响。

神经系统在正常的情况下,会派出GABA这号神经传导物质,去和神经细胞上对应的受器结合,开启信道让氯离子进入细胞内。让氯离子进入的用意在于抑制神经细胞,让它不要过于兴奋。而芬普尼这种物质,基本上就是来捣乱神经系统,它对节肢动物的GABA受器结合力强,先一步抢了GABA和受器的结合位置,让GABA的作用不了。因此在蜜蜂等昆虫接触到低浓度芬普尼之后神经系统会异常地兴奋,就像party party all night一样嗨到不行,而接触到高毒度芬普尼则会瘫痪或死亡[2, 3]。

检出就代表有害吗?容许量和中毒是两件事

等等!那为什么媒体上说每天吃1.6颗蛋就超标?[4]

这个说法主要是以采样中不合格的蛋场,所得到的最高检测值153ppb 来计算。以60公斤成年人来计算,只要吃1.6颗50公克蛋就会超过每日容许摄取量(Acceptable Daily Intake, ADI)0.0002 mg/kg bw(毫克每公斤体重)。ADI是个在长期食用下风险评估依据,但并不表示吃到这个量就会中毒。

赖正庸补充道:「国外也有统计过芬普尼的最低致病剂量,要短时间连续吃7万颗芬普尼蛋才有可能达到剂量,并出现掉发和恶心等症状,否则时间长一点,芬普尼就代谢掉了。」

由于在台湾的规定,芬普尼不能用在食用动物身上,因此以目前仪器对于芬普尼的检验极限值10ppb作为标准,目前台湾和欧盟以此为检验残留量的标准。也有其他国家使用不同的标准,如日韩、美国各以20ppb、30ppb作为检出标准。而这样的管制标准,其实都需要经过各方面的评估,才能订定出适当的标准。

化学物质先「身家调查」,再好好管制

以赖正庸任职的化学局来说,他们需要在第一时间对于芬普尼蛋进行全面的风险评估,包括了解各国的规范、目前科学研究上芬普尼对动物的风险,以及针对台湾的状况进行了解,对于其它化学物质也是如此。「通常我们需要在民众还没理解到这些议题的时候,我们先从各种科学方面去评估。」在了解化学物质的风险之后,才能去决定要不要管制,以及怎么管制。

而这次芬普尼蛋事件告一个段落后,农委会、食药署也开始在评估农民是否有使用芬普尼的需求,才能进一步去订定适合的残留容许量标准[5]。

「化学物质不就是应该要管到底,不让它们出现在我们生活里吗?」面对民众对于「化学」的恐慌,赖正庸也只能笑笑地说:「化学物质本身没有善恶,它们具有各式各样的应用方式,纯粹看人们怎么用。」

他举了一个例子,网络上妈妈社区中时常在讨论奶粉中添加的乳糖,可能会造成婴幼儿摄取过多乳糖,而东方人常有的乳糖不耐症体质,更容易使得婴儿肠胃道系统过敏。近年来确实有些医学报告开始验证这个现象[6],而乳糖也是化学物质的一种,化学局该怎么管?

赖正庸解释,奶粉商会在奶粉中添加乳糖,最主要的作用是防止奶粉结块。而婴儿身旁最大的乳糖制造商,其实可能不是奶粉商,而是妈妈本身。(笔者惊恐,所以妈妈该被管制吗?)就化学局的角度,他们不会去管制妈妈生产的母乳,反而是以妈妈生产的乳糖量,作为未来评估奶粉中添加乳糖的标准。这个「自然食谱原则」是假定妈妈生产的乳糖剂量对宝宝来说是安全的,因此在奶粉中添加低于这个剂量的乳糖也是安全的。这个原则常被用于评估食品用的添加物和化学物质。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目前国内登录的化学物质就有2万8千多种,所有制造与输入的化学物质都要依法申请登录,可以在化学物质登录平台中查找。要让这些化学物质都能在合适的岗位上,各自发挥它们的效用,管理确实是个大工程。面对每一种可能具有危害的化学物质,化学局都要透过风险辨识、风险确认、风险评估的进程,先为化学物质来个「身家调查」。

首先先确认它们的基本数据,透过各式化学物质数据库、物质安全数据表来了解该物质;接着查清楚它以前有什么害人害环境的「犯罪事迹」,例如不断更新的国际间通报、新闻或是学术期刊研究结果,来加强我们对于这个化学物质现阶段的危害了解。

然而,收集到的这些数据都还是得回归到国内的状况来评估,

?

若食品中出现有毒化学物质污染,还得了解国人的食用习惯、摄取量,如果一个有毒化学物质容易残留在动物内脏,不太食用内脏的西方国家可能较没差别,但是较常食用内脏的我们就得特别留意。

?

「有些很毒的物质,你可能一辈子都碰不到;有些物质可能化成蒸气,或是其它容易接触到的型态,」赖正庸说,「除了要考量剂量的问题外,也得考虑到化学物的暴露方法和接触的容易性。」

在真正了解一种化学物质的各种风险之后,才能帮它量身打造适合的风险管理和风险沟通的方式。虽然说现在许多人听到化学物质,就是一副「化学物质,退散!」的反化学或是对化学恐慌的态度,但现在的我们不可能完全不接触任何化学物质,对于化学物质更需要以聪明、有效的方法管理。

你想到的管理可能是「重罚违法使用化学物质的厂商,让他们再也不敢无视法律!」但这也仅仅是管理的其中一个方式,其它的也包括我们在危险药瓶上看到的骷颅头图样,或是安全盖的设计,都能在日常生活中提醒、保护用户远离化学物质的危害。

我们可以发现这些化学物质并不完全是十恶不赦的罪人。芬普尼在除虫上的极佳效果,帮助家里宠物、环境清洁仍很有用,甚至还可以制作含芬普尼的蚊帐,帮助住在疟疾盛行区域的民众,防范被蚊子叮咬。而母乳中乳糖是无害的化学物质,但若是在奶粉里面加多了,也可能会对婴幼儿造成危害。

既然化学物质无所不在,我们需要做的是去了解它的风险,进而做好该做的风险管理,而不是把它们拒于千里之外,或是陷于恐慌之中。

注解
1.EU to ban fipronil to protect honeybees, The Guardian, 2013.7.16.
2.Fipronil, ScienceDirect
3.[新闻解读] 连锁茶饮店-芬普尼残留,国家环境毒物研究中心,2015年4月23日。
4.吴欣恬、林彦彤,〈153ppb芬普尼蛋 1天1.6颗就过量〉,《自由时报》,2017年8月23日。
5.彭宣雅,〈芬普尼标准 农委会:将比欧盟5ppb宽松〉,《联合晚报》,2017年8月30日
6.Carolyn M. Slupsky et al., Postprandial metabolic response of breast-fed infants and infants fed lactose-free vs regular infant formula: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Sci Rep. 2017; 7: 3640.

<本文转载于环保署毒物及化学物质局,授权康健杂志群使用。>
<本文反映专家意见,不代表本社立场>

推荐阅读:

彰化验出芬普尼毒鸡蛋,7480斤已流入双北!如何避吃毒鸡蛋,4招学起来

鸡蛋芬普尼残留量放宽 还能安心吃吗?

一定要买洗选蛋?常见4大疑惑专家解答


  该文章《芬普尼是恶魔还是天使?在聊芬普尼蛋前先来一份风险管理吧!》由网友『尘缘难尽』投递本站,如果您觉得该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和站长联系处理!另:该文内容未经本站核实,仅供参考,请读者自行研判!

阅读推荐

相关文章